2015年全球创新1000强:创新的新世界秩序 (媒体报告)

2015年全球创新1000强:创新的全球新秩序

在2015年度全球创新1000强研究中,思略特(Strategy&,普华永道战略咨询业务部门)分析了全球各企业研发资金的流向。我们发现,自2008年度调研首次指出研发的全球化趋势以来,企业显著地加快了在世界各地布局创新的步伐。目前的格局充分反映出地域上的变化,即企业着手在海外开展创新项目,以获得顶尖的人才和进入高速增长的市场。

在中国和印度强劲增长的带领下,亚洲成为企业研发支出最高的地区。

  • 从地区看,更多的企业将研发支出放在亚洲(35%),高于北美(33%)和欧洲(28%),与2007年时欧洲第一、亚洲第三的格局相比有了显著的变化。
  • 中国和印度的强劲增长协助亚洲登顶。2007-2015年间,国外企业在中国的研发支出增长了79%,使得中国成为全球第二大研发投资目标国。印度来自境外的研发支出也实现了116%的增长,成为全球第三大研发投资目标国。

美国仍是最大的企业研发支出国、输出国和输入国。

  • 美国是最大的研发支出国,但由于部分亚洲国家(尤其是中国)的强势崛起,其领先优势已被缩小。2007-2015年间,中国境内的研发支出增长120%,而美国仅为34%。
  • 尽管美国加大力度将研发放到中国和印度等亚洲低成本国家中,但大部分来自境外的研发投资仍源自欧洲,占到全美2015年研发支出的63%。

欧洲从企业研发支出最高的地区跌落至第三。

  • 很大一部分(46%)的研发支出抽离欧洲,加之本土研发支出和境外研发投资增长疲软(分别为2%和18%),使得欧洲从研发支出最大的地区跌落至第三。
  • 欧洲排名的下滑主要归因于西欧国家,后者在2007-2015年间的研发输出顺差(输出减去输入)增长了352%。

研发支出的全球化布局带来回报。

  • 与研发活动较为集中的企业相比,具备全球化研发布局的企业在业绩方面旗鼓相当甚至更好;由此可以看出,将研发放在境外有实质性的优势,且跨国企业有能力成功地协调全球不同地区间的研发。

研发支出经历过金融危机的低潮后重回正轨。

  • 2015年,全球创新1000强的研发支出为6800亿美元,同比增幅超过5%,创下自2012年以来的最大增幅。
  • 在我们的分析中,软件和互联网行业的同比增幅最大(27%),一举超过工业品行业成为2015年度研发支出第四的行业。
  • 根据调研受访者的投票,苹果和谷歌仍雄踞最具创新精神的企业榜单前两位,特斯拉则攀升到第三的位置并将亚马逊挤到第五,而丰田则在阔别榜单两年后再次回归,位居第十。

2015年全球创新1000强研究剖析全球研发支出

在本年度的研究中,我们希望检视开展研发的地区,并探究这些目的地与2008年我们首次发现企业研发的全球化趋势时相比,是否发生了变化。为了分析地区和国家间的研发变化,我们研究了23个国家207家企业遍布在全球60多个国家的2041处研发中心的创新活动。所取样本涵盖了主要的创新者,其研发支出占到全球创新1000强的71%,以下是本次分析的成果。


亚洲成为企业研发支出的首选,欧洲落至第三

亚洲的创新研发支出增长最为显著,归因于企业希望利用高增长市场和区位的优势,例如贴近制造基地和供应商等。

  • 2015年,亚洲占到企业的研发支出的35%,超过北美(33%)和欧洲(28%)(见图一)。这一情况与2007年相比出现了完全的颠倒,当时欧洲位居首位、亚洲排名第三。

图一: 各地区的企业研发支出变化情况,2007–2015年(十亿美元)

图一: 各地区的企业研发支出变化情况,2007–2015年(十亿美元)

  • 亚洲排名的登顶归功于强劲的自身研发支出增长,2007-2015年间,该数字增长了60%,达到790亿美元,而同一时段内,来自境外的研发投资也增长了86%,达到860亿美元。
  • 中国和印度是亚洲排名上升的主要源动力:中国来自境外的研发投资显著增长,使其超过德国和日本成为全球第二大研发投资目标国(550亿美元)。而受到来自境外的研发投资(增幅116%)的推动,印度全国的研发支出增长115%,达到280亿美元。1两国的来自境外的研发投资均主要源自美国。
  • 调研受访者表示,将研发迁到以中国为代表的亚洲地区主要是为了贴近高增长市场(71%),其次是贴近制造基地(59%)、贴近主要供应商(54%)和较低的开发成本(53%)。

美国保持统治地位,但优势有所缩小

美国仍是最大的企业研发支出国、输出国和输入国,凭借其稳定的经济环境和成熟的创新文化吸引着来自世界各地的企业。

  • 美国仍是创新的首选国度,2015年全国的研发支出达到1450亿美元。但是其他国家(例如中国)在研发总支出中的占比不断扩大,导致其领先优势有所缩小(见图二)。

图二: 2007-2015年间各国相对于美国的研发支出变化(包括本土研发和研发输入)

图二: 2007-2015年间各国相对于美国的研发支出变化(包括本土研发和研发输入)

亚洲、北美和欧洲企业继续将研发放在低成本的亚洲国家中开展,但与此同时,欧洲企业也开始将研发放在美国等成本较高的国家。高管表示,希望借助美国更有创新精神的文化以及其更灵活的运营环境。

—巴里·雅日泽尔斯基,思略特全球合伙人,全美汽车及工业品咨询业务负责人

  • 2015年,美国来自境外的研发投资增长了23%,达到530亿美元。但中国作为第二大输入国,其来自境外的研发支出增长了79%,达到440亿美元,缩小了与美国的差距。
  • 欧洲企业(尤其是德国、瑞士和法国企业)在美国的研发支出呈增长之势,主要是为了谋求大型的市场并借力硅谷。
  • 研发输入和输出的双双增长使得绝对增幅并不明显,主要是由于美国企业在2007-2015年间的研发输出增长了51%,达到1210亿美元。
  • 美国加大力度将更多的研发活动放到印度和中国等低成本国家中,两国各占美国2015年研发输出的15%2。这一现象有别于2007年,当时英国是美国研发输出的首选(占比为10%)。

欧洲跌落成为企业研发支出的第三目标地区

欧洲企业将研发活动放到境外,以寻求高增长市场、熟练工人和更灵活的运营环境。3

  • 欧洲排名的下滑是本土研发疲软(增幅仅为2%,美国和亚洲分别为40%和60%)、研发输入增长乏力(18%)和研发输出增长(46%)共同作用的结果。
  • 欧洲的研发输出大多来自于西欧,该地区对非欧洲国家的研发净输出(输出减去输入)增长了352%。欧洲三大经济体英法德的研发输出均有所增长(见图三)。

图三: 企业在欧洲三大经济体中的研发分配

图三: 企业在欧洲三大经济体中的研发分配

欧洲从企业研发的首选跌落至第三,落后于亚洲和北美 — 欧洲出现了空心化。

—巴里·雅日泽尔斯基,思略特全球合伙人,全美汽车及工业品咨询业务负责人

  • 法国和德国的研发输出尤其值得关注。2007-2015年间,前者的本土和输入研发均呈下降(分别为20%和21%),而研发输出则增长了46%。同一时期,德国的本土研发增长(48%),输入小幅回落(2%),输出暴涨了76%。
  • 尽管部分欧洲国家正在将研发投入到亚洲和东欧的低成本国家,但绝大部分的研发活动还是在美国和日本等高成本国家开展,部分高管表示,此举是为了追求更为灵活的运营环境。

汽车行业研发输出的增长最为强劲

  • 在汽车、医疗和计算机与电子这三个研发支出最多的行业中,汽车行业是全球研发输出增长的主要驱动力。2007-2015年间,汽车企业的研发输出增长了45%,而医疗和计算机与电子两个行业的研发输出增幅均为23%。
  • 汽车和医疗行业的研发输出主要集中在美国和中国,而计算机与电子行业的研发输出主要集中在中国和印度。
  • 美国以34%的份额保持着2015年汽车研发输入国的榜首位置,中国凭借14%的份额取代德国(6%)荣登第二。
  • 中国凭借20%的份额登顶2015年计算机与电子行业研发输入国榜单,印度以13%的份额取代美国(10%)成为第二。
  • 美国是医疗行业最大的研发输入国,2015年份额为21%。中国凭借14%的份额取代英国成为第二,日本凭借9%的份额超越德国和加拿大位居第三。

许多大型汽车企业仍采取集约化的产品开发方式,即一切研发都在总部所在国开展。但是也有部分企业开始认识到全球化布局的重要性,并将研发活动放到其他地区并建立起区域研发中心。

—沃克·斯塔克,思略特全球合伙人

全球优势

  • 与较为保守的竞争对手相比,在2015年将研发支出六成以上放在国外的企业,其营运利润率和资产回报率都高出30%,业务收入高出20%。这一研究成果与2008年如出一辙,说明在全球范围内部署研发能带来持续的回报,且能够更为深入地理解和满足当地市场需求(见图四)。

图四: 全球研发布局的业绩回报

图四: 全球研发布局的业绩回报

  • 与竞争对手相比,在低成本国家中开展研发更活跃的企业,其毛利高出20%,销售收入增长高出10%。
  • 与研发活动较为集中的企业相比,具备全球化研发布局的企业在业绩方面旗鼓相当甚至更好;由此可以看出,跨国企业在协调全球不同地区间的研发上有所提升。

全球挑战

尽管研发全球化能带来明显的优势,但企业在决定开展研发的目的地时必须考虑多种因素。

  • 根据调研受访者的投票,获得技术人才(71%)、贴近消费者(68%)和洞悉当地市场需求(64%)是其在决定研发目的地时最重要的考虑因素,这些因素能有助于针对当地消费者设计更好的产品。
  • 在国外开展研发时最具挑战性的问题包括:发现/挽留人才(53%)、知识产权保护(51%)、保持质量和客户导向(47%)(见图五)。

图五: 在国外开展研发时最具挑战性的问题

图五: 在国外开展研发时最具挑战性的问题

洞悉当地市场和获得全球人才等战略因素决定着研发目的地。劳动力成本节省和税收优势等因素虽然相关性不高,但也是次要考虑的因素。

—凯文·舒瓦茨,普华永道美国管理咨询业务合伙人

  • 几乎近一半(49%)的受访者认为,软件设计最适合交给低成本国家研发中心,其次是数据分析/收集(34%)和客服(30%),也有近四分之一(24%)的受访者认为研发最好不要放在低成本国家中。

三种创新模式

在比较三种创新模式下研发全球化的优势和挑战时,需求搜寻者、市场阅读者和技术推动者在大多数方面呈现一致性,只有很小的差异:

  • 需求搜寻者(85%)和技术推动者(68%)认为,确定研发目的地的首要考虑因素是人才的获得;而市场阅读者则把贴近客户(73%)视为重中之重,这反映出前两种创新模式对先进技术的要求。
  • 需求搜寻者认为知识产权保护(56%)和质量控制(56%)是开展境外研发时最艰巨的挑战,其重要性对于这种强调率先面市的创新模式不言而喻;技术推动者和市场阅读者则认为发现/挽留人才(55%和51%)是最艰巨的挑战。

我们根据研发行为将企业划分为三类:

  • 需求搜寻者: 这类企业与客户进行直接的交流以获取新的洞察,在此基础上开发新的产品和服务以满足未阐明需求,并率先将产品推出市场。
  • 市场阅读者: 这类企业是快速追随者。它们密切监控市场、客户和竞争对手,从中获取灵感,并侧重对现有产品展开渐进式创新来创造价值。
  • 技术推动者: 这类企业高度依赖公司内部的技术能力来开发新的产品和服务,开展突破式创新和渐进式改革,并利用新的技术来满足客户需求。

全球研发支出和研发强度再创佳绩,但收入下滑

  • 2015年全球创新1000强的研发支出达到6800亿美元,增长5.1个百分点,创下自2012年以来最大同比增幅(见图六)。

图六: 全球创新1000强总研发支出(十亿美元)

图六: 全球创新1000强总研发支出(十亿美元)

  • 收入下滑一个百分点(主要是由于油价下跌造成化工品与能源行业收入减少),加之企业无论周期性收入如何波动都会坚持自己的创新项目,使得研发强度(研发支出占收入的比例)上升至3.7%。

大多数行业的研发支出上升

计算机与电子行业仍是研发支出最多的行业,但颓势已现。

  • 2015年,计算机与电子行业的研发支出达1660亿美元,占到全球创新1000强研发总支出的四分之一,但出现了0.7%的负增长。
  • 医疗行业正快步赶上,2015年的研发支出达1450亿美元,增幅6%。鉴于计算机与电子行业的负增长,我们相信,医疗行业可能于2019年时成为研发支出最多的行业(见图七)。

图七: 各行业的企业研发支出(十亿美元)

图七: 各行业的企业研发支出(十亿美元)

尽管软件与互联网超过工业品成为研发支出第四的行业并不令人惊异,但其具有里程碑式的意义:经济新(软件)老(工业品)交替。

—巴里·雅日泽尔斯基,思略特全球合伙人,全美汽车及工业品咨询业务负责人

  • 软件与互联网是研发支出增长最快的行业 (增幅27%),对数字技术的渴望无疑推动了需求。强劲的增长也推动软件与互联网行业上升至2015年研发支出第四的位置

全球创新1000强重新洗牌

  • 大众、三星、英特尔、微软和罗氏继续领跑2015年全球研发支出20强榜单,排名与去年无异。
  • 苹果首次入围全球研发支出20强。作为有效的创新者,苹果的研发支出仅占收入的3.3%,而入围榜单的其他19家企业的均值为12.5%(见图八)。

图八: 2015年研发支出20强

图八: 2015年研发支出20强

  • 2015年,苹果和谷歌仍分居最具创新精神的十家企业榜单前两位。特斯拉跃居第三,将亚马逊挤到第五。丰田则在阔别榜单两年后再次回归,位居第十(见图九)。

图九: 最具创新精神的十家企业

图九: 最具创新精神的十家企业

  • 今年首次有两家汽车企业同时入围最具创新精神的十家企业榜单(特斯拉第三、丰田第十)。

方法论

与过去十年的全球创新1000强研究一样,今年的研究对象包括2015财年(截止2015年6月30日)全球研发支出最高的1000家上市公司,且上榜企业都已公布其研发支出。如果一家母公司拥有子公司半数以上的股权,并将其纳入合并财务报表的合并范围,则该子公司不能上榜。全球创新1000强企业的研发支出总额占到全球研发总支出的40%。

在2013年的研究中,思略特调整了数据收集过程,从而更加精确而全面地了解创新支出。在此前的研究中,资本性及摊销研发支出不计入统计范围。但从2013年起,我们在计算研发投资总额时纳入了最近一个财年的资本性研发支出摊销费用,但非摊销资本性成本仍不计入总额。我们按此方法对过去几年的数据都进行了调整,因此2014年及未来研究中的历史数据与2005至2012年公布的数据不一定相符。

我们从彭博和Capital IQ获得这1000家企业的关键财务数据,包括2010至2015年的销售额、毛利润、营业利润、净利润、历史研发支出和市值等数据。我们根据这一时期的平均汇率将所有销售和研发支出折算至美元;股价折算则采用这一时期最后一天的汇率。

我们根据彭博的划分方法将所有企业归入九个行业(或“其他”),并根据公司总部所在地将其分为五个地区。另外,我们还根据各行业的平均数据对企业的研发支出及财务表现进行换算,方便在各个行业之间进行比较。

为了理解研发支出的全球分布、其背后的动因以及对企业业绩的影响,我们研究了2015年研发支出最多的100家企业的全球研发布局,外加三大行业(汽车、医疗、计算机与电子)中前50家企业以及工业品和软件与互联网行业中的前20家企业。

我们最后所研究的企业数量为207家,说明研发支出最多的100家企业与我们从五个行业中选取的企业有重合。这207家企业来自23个国家,其2041处研发中心遍及60多个国家。

当缺乏有关各地区明细数据的公开资料时,我们收集了有关研发中心的地点、所针对的产品类别、成立年份、员工数量、各产品类别的销售收入以及销售收入的全球分布等相关数据。我们利用这些数据计算分配各国家的研发经费。

最后,为了理解不同行业内企业如何开展全球创新,思略特对全球369位创新领袖开展在线调查。受访企业的研发支出近1060亿美元,占今年全球创新1000强企业研发支出的16%,并覆盖全部九个行业和五个地区。


尾注

  1. 全国包括国内企业(本土)的研发支出和在其他地区的研发支出(输出)。
  2. 中国和印度等工程师平均年薪不高于3.5万美元的国家为低成本国家。日本和美国等工程师平均年薪高于3.5万美元的国家为高成本国家。
  3. 境外是指指定地区之外的地区。